卞卡在线 卞卡在线
您所在的位置:墨中网 > 浏览正文
你何以如此情有独钟——采访李小林副会长
mexico-china.cn  发布:2006-7-4 11:53:30  来自:转载  浏览:

    顾子欣: 李小林副会长,你好。感谢你在繁忙的工作中抽出时间接受采访。其实这也算不得正式的采访,而是聊聊天,咱们谈到哪里算哪里。在友协现任会领导中,你是最年轻的副会长;但论在友协工作的时间,你又算得上是位老友协了,想必对友协怀有深厚的感情,对民间外交工作有深切的体会。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,你是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来友协的吧?
    李小林: 是在1975年,我那时22岁。弹指一挥间,已经过了整整30年。友协院里的小树也长成了大树。可以说,我在友协为民间友好事业已经干了半辈子,对友协院中的一草一木都是有感情的。现在实行市场经济,到处都有诱惑,但我一直在友协,从未动摇过。我为什么对民间外交工作如此执著?因为我深深感到为国交友是一个崇高的事业。要想实现现代化,没有稳定的国内形势,没有稳定的周边关系和国际环境,是难以达到的。而为了改善我们的国际环境,适应多变的国际形势,民间外交是外交工作中绝对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。所以我觉得我做的工作有意义,一干就干了30年。
    顾: 我完全同意你对民间外交工作的看法。你在友协长期负责美大方面的工作。就以对美工作来说,在建立中美关系的过程中,民间外交曾开路先行,做出过不可磨灭的贡献。
    李小林: 是这样。1972年初尼克松访华时,友协是当时唯一能接待美国代表团的民间机构。在以后的几年里,我们每年要接待八、九批美国外宾,约二百人左右,这在当时是相当大的规模。那时中美双方刚刚打开大门,双方都带着强烈的好奇心,就像经历了一个梦幻般的玫瑰色的时期。美国人是向往中国五千年的古老文明,要来中国看长城,看兵马俑,看熊猫,喝茅台酒。我们呢?我们过去把美国看作凶神恶煞,只知道美国大兵曾在朝鲜、在越南杀人放火,狂轰滥炸,干尽了坏事。但是跟美国人一接触,却发现他们很友好,彬彬有礼的。譬如我们这里一贯是领导走在前面;他们却讲“女士优先” (Ladies first)。我们觉得很新鲜。可以说,通过那一段的友好交往,双方改变了曾把对方看作是恶魔的印象。
    顾: 你讲得很有意思。记得尼克松访华时,我们送给美国一对熊猫,美国送给我们一对麝香牛。这对麝香牛是华盛顿动物园园长亲自护送乘专机运来北京的。我作为友协翻译参加了接待工作。韩叙同志(后任友协会长)那时是外交部礼宾司司长,曾具体负责这件事情。我那时也是初次接触美国人,也有你刚才所说的对美国人的印象。
    李小林: 但是到了1989年,这种状况被彻底打破了,中美官方外交一度陷入困境。但两国之间的民间外交没有停止。现在中美关系又发展到了一个新阶段,由过去带有浓厚感情色彩和盲目性的阶段进入了理智外交的阶段。在对美交往中,我们不应计较意识形态分歧,而应把国家利益放在首位。中美关系既有斗争又有合作。我们要高瞻远瞩,记住毛主席对斯诺说的话:“寄希望于美国人民。”我们也要懂得美国,美国的总统是民选的,其所作所为要考虑民意,老百姓反对的事情他就很难实施。所以开展对美民间友好工作更有特殊的意义。
    顾: 你关于理智外交的这段话讲得很好。关于开展对美民间友好工作具体有哪些做法呢?
    李小林: 我认为,所谓理智外交,就是在对外交往中,包括在交友工作中,要淡化意识形态之争,要超越意识形态分歧。这一点很重要,我希望你能把我的这个意思记下来。在对美民间友好工作中,我们把美国大公司作为一个工作重点。让美国大公司的利益融入中国的市场,让他们在中国有利可得;但光得利不行,也要他们为中美关系做贡献。不少大公司在华盛顿设有公关公司,在国会中有影响,对美政策能起到制约作用。因此与美国大公司交朋友,有利于我通过他们做美国政界和国会的工作。比如我们通过美国UPS公司(联合包裹服务公司),先后组派了三批代表团访美。代表团是由教师、中小学生、农民和民间艺人组成的,叫做实话实说代表团。就是这样的由普通老百姓组成的代表团,却在美国共见了六十多名联邦国会议员,向美国政要介绍了中国改革开放的情况,农村的变化,中国未来的发展和前景,以及中美关系及台湾问题的重要性等等,取得了意想不到的良好效果。
    顾: UPS是一家什么公司?友协是怎么跟他们开始交往的呢?
    李小林: UPS是美国一家主要经营全球快递业务的公司,拥有36万名员工,业务涉及世界上200多个国家和地区,居世界500强企业第130几位。友协在1995年接待了该公司的首批代表团访华。后来又曾多次协助安排他们的访华活动,双方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和密切的合作关系。他们曾在河北省遵化市捐赠了一所学校、一所电脑实验室、50台电脑和一座体育场。2003年又为西柏坡希望小学捐助了一所电脑实验室和30台电脑。建造电脑实验室的材料和工具全部是从美国海运过来的。这一次有4位国会议员和夫人及公司的董事和高级员工共70多人去到了革命圣地西柏坡。他们从清早五点开始工作,一直干到晚上六点,只用了一天半的时间就完成了电脑实验室的组装工作。他们的这份热情实在令人感动。而UPS公司总裁埃斯丘先生说,他们虽然捐助了一所电脑实验室,还为建造实验室流了汗,但他们此行的收获远大于付出,因为他们收获了珍贵的友谊。西柏坡的儿童打动了他们的心,他们希望中美关系能像他们与这些儿童的关系一样拥有美好的未来。
    顾: 从你刚才讲的UPS公司的例子,可以看出做对美民间工作,特别是做美国大公司工作的重要性。跟大公司打交道,这是友协过去没有做过的事,是具有开拓意义的工作。
    李小林: 是这样。开展民间外交还应为国家建设服务。比如我们曾接待美国花旗银行董事长普林斯(Charles Prince),安排朱镕基总理会见了他。他向朱总理建议我国应加强金融监管工作,引起了朱总理的重视,此后我国才成立了金融监管会。再如由我们接待的美国UTC公司(美国联合技术公司,世界500强企业之一),捐助北京市朝阳区搞失业妇女再就业培训项目,为失业妇女提供免费培训,帮助她们掌握新知识新技能,重新走上工作岗位。总之,通过民间渠道有许多工作可做,民间外交是大有可为的。
    顾: 有的人认为,在尚未建立国家关系的情况下,民间外交很重要,能起到民间先行,以民促官的作用。现在我国已与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,官方外交处于主导地位,民间外交的空间就变得越来越小了。你刚才所讲的情况是对这种观点的一个很好的驳斥。
    李小林: 我认为在当今世界上,民间外交的作用不但不会削弱,而且会越来越重要。不重视民间外交是缺乏远见的,是不明智的。就拿中日关系来说吧,现在也需要大力加强民间友好工作。看待中日关系要有战略眼光,要通过双方努力从历史的阴影中跳出来;要像下围棋一样必须胸有大局。在这方面友协也有许多工作可做。另外我们也应做第三世界的工作,做未建交国家的工作。去年我率领友协代表团访问了危地马拉,在两天半时间内出席了16场会见和座谈。危地马拉议长、经济部长等多位高级官员会见了代表团。中美洲共有7国,都未与我建交。这些国家的朋友们得知代表团访问危地马拉,纷纷赶来代表团下榻的旅馆,与我们探讨在本国建立对华友好组织的可能性。对未建交国家,友协可起桥梁作用,可为推动建交做基础工作。友协的工作领域十分广阔。问题在于要有新思路,要敢于交友,敢于开拓。
    顾: 你对友协的对外工作做了一个很好的介绍,你的一些观点也很有启发性。据说你作为友协的常务副会长,还主管友协的内务和基本建设。友协的院子很美,就像花园一样。大家知道你为美化这个院子煞费苦心,付出了许多精力。你能否也谈谈这方面的情况?
    李小林: 一个人的一生是由两部分组成的:事业和家庭。有三分之一时间躺在床上;三分之一时间在家里活动;三分之一时间在工作单位里。因此工作环境好坏是关系到人生幸福的一个重要因素。我们想尽力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,让大家在这里工作时感到很愉快。
    顾: 这也是体现以人为本的思想。
    李小林: 是的,是以人为本的思想。另外,友协是我国对外交往的一个重要窗口,我们理应把它搞得像样一点,也好显示出改革开放的变化。我们用5年的时间对友协整个院子进行了整顿,包括院内所有的房子、树木和草坪。违章建筑全部拆掉;所有文物保护下来。在修缮改建旧建筑时,坚持整旧如旧、不动外形的原则。友协院内的建筑原属意大利风格,所以改建也以欧式为主,保持院内总体风格的一致。我们在改建中也得到了外国友人的帮助,如草皮是荷兰朋友赠送的,喷灌设备是以色列朋友赞助的。为建立友谊馆,我们向各国朋友募捐到三、四百万元,最后没用完,留下一百万转给了基金会。初建友谊馆时,许多人不相信能建成,因为既无资金,又无技术,但经过努力,克服了重重困难,终于还是建成了。
    顾: 改造美化友协的院子,这是友协现任会领导的一大业绩,是大家有目共睹每天都能感受到的。
    李小林: 是比过去好了些。北京市把我们的院子评为绿化模范。但也还有不足,需要进一步改进。我还设想把礼堂北面的一座小楼改建成图书馆楼,也是欧式的,不但可供读者看书上网,还能在楼里喝咖啡,吃西餐。
    顾: 那太好了!另外,据我所知,你对友协干部的培养也很关心,还亲自抓翻译干部的培训工作。
    李小林: 这是我几年来一直呼吁的问题。人才就是生产力。一定要把培养人才放在工作的首位。去年做年终总结时我又再次提出了这一问题。去年我们已经成立了干部培训中心。还实行了干部竞争上岗。以后还要采取一系列措施。在培训翻译干部方面,还希望你们几位老同志能多出一点力。
    顾: 下面我想再问你两个有关你个人的问题。你已故的父亲李先念同志是新中国的开国元勋之一,受到中国人民的敬爱。他生前会见友协外宾时,我曾多次为他当过翻译,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但不知他在你们子女心目中是怎样一个形象?他对你的成长和性格有什么影响?
    李小林: 说老实话,我从小比较独立,爸爸常说我是家里最不听话的孩子。他一再叮嘱我们在外面少讲话,别惹事。所以我在开始工作的许多年里,尽力约束自己,不给他惹麻烦。直到1992年爸爸过世之后,我才真正开始独立办事,表现出分析问题和做领导工作的才能。应该承认在我的成长中有父亲的影响,但我更相信自己的努力;可以说是双向推动吧,但主要还是靠自己。
    顾: 我记得李先念同志与外宾谈话时,开门见山,简洁明了,从不拖泥带水,这好像也反映了他的性格。你在这方面好像有点像他。
    李小林: 你是说我说话办事比较利索吧。是的,在这方面我可能像他。人们说我是快人快语。我说话快,思维快,接受新鲜事物也比较快。我的另外一个特点是疾恶如仇,对违反原则的事情绝不通融。最近党员在进行保持先进性的学习。保持先进性,就是要立党为公,执政为民,把群众利益放在至高无上的位置上。我们在信仰上不能变,爱祖国爱人民不能变;但在工作方式方法上是可以变的,是应该不断改革创新的,所以有许多许多工作要做。
    顾:你除了工作之外有什么业余爱好?我记得你跳舞跳得很好。今年友协春节联欢会上,你还和美大部的同志一起演出节目,你扮演了《激情燃烧的岁月》里的文工团团长。
    李小林: 怎么样?演得还可以吗?人生在不同的阶段有不同的追求。20至30岁是知识追求;30至40岁是价值追求;40至50岁是业绩追求。我现在已经过了50了,50而知天命。我现在真想做点自己喜欢做的事情。其实我的爱好比较广泛。我喜欢画画,也喜欢装修设计,但工作太忙,没时间做,没办法。我不计较自己担任什么职务,但只要一天在位,就要为友协,为我国的民间外交事业贡献一份力量。
    顾: 你今天的谈话内容很丰富,谈得很好。我要问的问题也都问了。其实我的问题归纳起来就是:你何以对民间外交工作如此独有情钟?我从你的谈话中得到了满意的回答。我想就用“你何以如此情有独钟”这句话作为这次采访的标题,你看可以吧?
    李小林: 由你定吧。感谢你的采访。那么今天我们就谈到这里,以后有时间咱们再聊吧。
    (在采访过程中,不断有电话铃响,李小林每次拿起话筒时说:“我现在正在开会,以后再说。”就这样她和我的“会议”总算在未受干扰的情况下开完了,时间是在2005年2月25日上午。)

李先念之女李小林——继承父志 重业笃行

(编辑:不详)
版权与免责声明:

1. 自2008年11月前,凡本网注明来源为“卞卡在线”的所有作品,包括文字、图片与视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2. 自2008年11月起,本网站由“卞卡在线”更名为“墨中网”,凡本网注明来源为原“卞卡在线”或“墨中网”的所有作品,包括文字与图片、视频,版权属墨西哥中国经济文化交流中心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3. 凡注明"来源:xxx(非本站)"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本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此类稿件并不代表本网观点,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
4. 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作品在本网发表之日起30日内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+ 热点信息咨讯
·李先念之女李小林——继承父志 重业笃行
·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会长、党组书记陈昊苏简介
·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副会长、党组副书记李小林简介
·你何以如此情有独钟——采访李小林副会长
·全国各省区建立友好城市关系一览表
+ 相关信息咨讯
·李先念之女李小林——继承父志 重业笃行
·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会长、党组书记陈昊苏简介
·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副会长、党组副书记李小林简
·全国各省区建立友好城市关系一览表
·天下谁人不识君——略记对外友协会长陈昊苏
·历年结好统计图表
·国际友好城市统计图
·世界各国与我建立友好城市关系一览表
·全国各省、区、市建立友好城市关系统计
·全国各省、区、直辖市建立友好城市关系一览图表


关于我们
| 卞卡商务中心 | 版权信息 | 网站建设 | 工作机会 | 联系我们